bet36最新体育备用网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曲艺 歌曲 >> 影视文学剧本 >> 内容

冯玉祥 第六集

时间:2011-12-13 7:27:28 点击:

  核心提示:1 溥仪住所 日 内溥仪扳着手指头连连叹息地说说::唉!袁世凯没撵我,黎元洪没撵我、段祺瑞、曹锟、冯国璋也没撵我,这一介平民冯玉祥却把我撵走了……唉,庄师傅,这冯玉祥是个什么人来着?2 广州孙中山府 日 内孙中山看完送来的电报说:冯玉祥是民族英雄,铮铮铁汉。他发动的这次北京政变成功,在历史上是有划时...

1  溥仪住所         日       内

溥仪扳着手指头连连叹息地说说:唉!袁世凯没撵我,黎元洪没撵我、段祺瑞、曹锟、冯国璋也没撵我,这一介平民冯玉祥却把我撵走了……唉,庄师傅,这冯玉祥是个什么人来着?

2   广州孙中山府   日  内

孙中山看送来的电报说:冯玉祥是民族英雄,铮铮铁汉。

他发动的这次北京政变成功,在历史上是有划时代意义。

宋庆龄看完电报,欣喜地:冯先生请您早日北上主持大计。

孙中山口谕电令回冯玉祥先生义旗聿举,大熟肃请。驻兄功在国家,同深同幸,建设大计,即欲决定,拟即日北上,与驻兄晤商。

3  室内

冯玉祥激动地双手捧着电报,大声李副官,速回复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未竟成功,以致先生政策无由施展。今幸偕同友军戡定首都,此役即平,一切建国方略,尚赖指挥。速望命驾北来,俾亲教诲。

4    街上    日    外

冯玉祥向副官长宋良仲 良仲啊,奇怪!为什么到北京才一天张宗昌就领了饷,我们六、七、八计三个月的饷,怎么一文也领不着呢?

宋良仲人家领着饷,是这样的,具十万元的领票,实际只领四万,咱们要全数领,所以一文也领不出来了。

冯玉祥噢?十万元领票,只领四万,那六万做什么呢?

宋良仲那就算孝敬上面那些老爷了。何况财政总长王克敏、军需处长李彦青李六子本身对我们领军费就非常刁难。

冯玉祥气得脸色铁青 李六子你等着,我早晚要收拾你!

冯玉祥沉吟了一会儿见他的鬼!我们总不能活活等着饿死吧?这样,你干脆去一趟吧,咱们也照那么办。

宋良仲回来非常高兴。

宋良仲有门路了,有门路了!上面说可具十万领字,实领七万,扣三万。

冯玉祥那你去,按照他们说的。

宋良仲兴冲冲地走了。

等宋良仲再回来时,满脸不高兴。

冯玉祥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宋良仲晚间去具领时,忽然变卦了!听说是我们第十六混成旅,偏偏不发,说什么:你们领下了饷,回头你旅长打一个通电,宣布我们如何如何,那我们怎么办?你们都是一批革命狗,说咬就都咬起来了!

冯玉祥气愤地一拍桌子欺人太甚,岂有此理!

5   陆军部      日       内

陆军部大门牌。两边站着哨兵。

里面的宴会堂上,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功宴。

段祺瑞放下杯子: 今天,鄙人段祺瑞把团长以上的长官全请来了,感谢大家赏光。至于打仗的事,只是开头,以后还有得打,请大家好好准备。我们中国的局面,是越打越统一,越和越让越分裂。今日谁要阻碍我们的统一大业,我们就打谁。

冯玉祥鬼话,只恐怕内战又要开始了!

官员甲:他要打就打,他段祺瑞算什么东西!

官员乙:实在不能再打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谈着。

冯玉祥禁不住摇头叹息:醉生梦死,骄奢淫逸,国家大局,置之脑后。

不一会儿,大家改了话题,谈嫖,谈牌经,谈女人。

冯玉祥看到他们写条子叫姑娘,就离席而去。

冯玉祥出来走到掌翠胡同口上,看见那里有许多乞丐。离他最近有一位老婆婆,白头发,破衣服,大约六七十岁,正张着瘪皱的嘴巴乞讨。

冯玉祥走过去对她:老婆婆啊,那边公馆里正有人请客,我带你到客厅里去,你叫一声老爷,我就给你一块钱。叫两声,给你两块钱。你得使劲叫!

老婆婆又是惊奇,又是高兴:有这等好事?说话可要算数哟!

老婆婆半信半疑地跟了冯玉祥进去,靠在客厅门口。

老婆婆大声地喊:老爷!大人!

这一喊,把大家都喊楞住了。

他们笑也不是,恼也不是,都相互奇怪地看着。

旅长李星阁:准是冯玉祥喊她进来的!这家伙我们找乐子,就他使坏。

老婆婆一连叫了五声。

大家哄堂大笑。

冯玉祥也笑了,他从口袋掏出五个铜板,拿给那老婆婆,她千恩万谢地走了。

李星阁问冯玉祥:捣什么鬼啊?你有什么话要说?你就说罢。

旁边人也:你一定有话要说,不然你不会闹这个恶作剧。

冯玉祥站起来:段先生那番话,我们应该好好讨论一番。无论从哪方面说,我们再不能使内战发生。这次讨伐张勋,是为铲除帝制,保卫民国,实出于万不得已。现在欧洲正在大战,我们对德国也已宣战,若是不打列强,老是自己打自己,怎么对外?从今天起若再有内战发生,我们要坚决拒绝,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支持我,答允我反对内战,制止内战的要求。

冯玉祥的话音刚落,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

6    北京段祺瑞府   日  内

段祺瑞问冯玉祥:这次讨伐辫子军张勋,你们旅花了多少军费?

冯玉祥老老实实回答:全旅只花了一万多块钱。

段祺瑞手指着冯玉祥你这个人真傻!人家每师报六七十万元,每旅都报二三十万元,你却只报这一点?你的报销一笔勾销了吧,我另外送一笔款子给你!

冯玉祥忙问:多少?

段祺瑞伸出两个手指头。

冯玉祥高兴地两万?

段祺瑞点点头。

冯玉祥满脸笑容道:谢谢了!

7    冯玉祥官邸  日   内

冯玉祥对太好了!我们可以用这两万买一百二十支手枪,成立支手枪队啦!

鹿钟麟:这事我来办吧!

冯玉祥说:这事用不着你去办,你去办更重要的事情。

鹿钟麟说:什么事?

冯玉祥:代表我去迎接孙中山先生。

8    前门火车站    日  外

字幕:1924年的最后一天,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一行由天津抵达北京。

严冬的北京寒风凛冽,灰暗的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

前门车站广场早被欢迎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数不清的学生、市民站立在刺骨的寒风中。人人手执一面小彩旗。

群众高呼:“首倡三民主义”、“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

站在高悬的两大条幅迎风招展,上书“欢迎开创民国的功勋”,“欢迎民主革命领袖孙中山”。

孙中山的专列徐徐进站,京畿警备司令鹿钟麟一身戎装,笔直地立在站台上。

警卫士兵荷枪实弹,三步一岗,表情严肃,欢迎群众恭敬的等候孙中山的到来。

列车停稳,孙中山的随员陆续下车,孙中山在宋庆龄的搀扶下走出车厢。

人群沸腾起来,高呼:孙中山万岁!孙中山万岁!……

口号喊声震天,传单飘如雪片。

随从向孙中山介绍:这是段祺瑞的代表吴光新,冯玉祥的代表刘骥和鹿钟麟。

孙中山头戴獭皮帽,身穿黑呢大氅,含笑举手向人群致意,然后与随员分成几辆汽车直驱北京饭店。

沿途街道两旁,由冯玉祥的国民军警戒。

9   北京曹家花园张作霖府   日   内

段祺瑞和冯玉祥乘车去拜访张作霖。

段祺瑞说:孙中山到北京饭店后,发表了书面谈话和“进京宣言”。提出“只有召开国民会议才能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

冯玉祥说:我认为孙中山先生言之有理。

车到门口,只见两旁站着数十对岗兵,手举一丈长的大刀,两丈长的长矛,分列两旁,中间仅留容一人通行的窄道,就像走进山大王的营寨一样。威风凛凛,寒气逼人。

冯玉祥见张作霖用这种方式迎接客人,又好气又好笑,向段祺瑞看了一眼,从容走了进去。

张作霖并未出门迎接,大模大样地坐在太师椅上。

冯玉祥:大帅,我认为,新政府要采取委员制,广泛吸收社会贤达人才,不称职的可以撤换。由孙中山主持政府,日后要召开国民大会……

张作霖没等他说完,马上拍着桌子妈拉巴子的,老子从不信服孙大炮的什么“三民主义”!从心眼里反对他和共产党合作,联合老毛子的那一套。由他主了政,谁还听咱们的?我主张由我们组织政府,统管军队,把那个黄郛内阁取消,今后不设总理,这样我们说话才能算数!

10  天津利顺德饭店   日   内

孙中山端坐在藤椅上,对汪精卫精卫,我要去拜访张作霖先生,请你写封信和他联络,确定见面时间。

李烈钧建议当年刘邦赴项羽的鸿门宴,由张良、樊桧跟随,才得以脱身,今总理访张作霖也要挑选几个人随行才是。

孙中山考虑了一下,点头同意,好!那么邵元冲、孙科、李烈钧、汪精卫随同我一起拜访张作霖。

11  北京曹家花园张作霖府    日   内

孙中山一行到达曹家花园时,门前戒备森严。

张作霖为摆架子,并未出门,让张学良把客人迎进客厅。

孙中山落座后,过了一会儿,张作霖才走进来,也没有打招呼,傲慢地自居上座。

孙中山似乎不悦,脸色十分严肃。

双方气氛不对,一时陷入了僵局。

过了一会儿,孙中山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我昨天到天津,承张帅派军警迎接,感谢盛意,今日特来访晤。这次直奉之战,承赖贵军力量,击败直军,特来为贵军贺喜。

张作霖这时才开口自家人打自家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不上有喜可贺!

孙中山不再说话。

李烈钧站起来话不能这样说,要不把吴佩孚这类障碍铲除,国家进步人民幸福是不能实现的。今天,孙总理上门致贺是有道理的。只有你张大帅才当此一贺呀!

张作霖听了李烈钧的话,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孙中山语气平和地协和说得对,民国以来,得我贺词者唯雨亭一人而已。

张作霖大笑着举杯向大家让茶,孙中山即起身作别,返回住处。

12   孙中山住宅  日   内

张作霖回拜孙中山。

孙科出门迎张作霖,抱歉地对不起,张大帅,我父亲身休不佳,只得谢客入内,请大帅见谅!

张作霖却全然不顾,昂然推门而入今天我是来找孙先生说话的,他可以睡在床上不开口,只听我老张说就行。

张作霖径自关上房门,把别人挡在门外。

孙中山静卧在床,见到张作霖突然闯了进来,十分惊讶,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张作霖抱拳对孙中山先生不必!咱是粗人,说话不会拐弯。我今天能捧他姓段的,明天也可以捧你姓孙的。我劝你一句,不要总喊反对外国人。妈个巴子的那些外国人都不好惹。你趁早放弃“联俄、联共”那一套,老毛子我打过我知道,不要信他们。对共产党我更反对,李大钊、陈独秀之流鼓动一帮学生天天写文章骂我。只要你放弃这些主张,事情包在咱老张身上。

说着,张作霖竟站起身拍着胸脯哼,没有不成功的!

说罢竟谁也不理,扬长而去。

孙中山气得手直发抖。

13   冯玉祥官邸   日   内

冯玉祥说:钟麟,曹锟被软禁在中南海内的延庆楼,现在怎么样?

鹿钟麟报告:曹锟失去自由后,万分忧伤,茶饭不思。

冯玉祥指示对曹锟要好好看管,别让他跑了。但看管是看管,要好好对待他,毕竟他还是个总统身份嘛!不要有失礼的地方。看看他有什么反应,说什么,要求什么,什么人要看他,每天给我写一个报告,要写详细点。

14    曹锟卧室    日  内

曹锟唉声叹气地在房子里踱来踱去。

鹿钟麟轻轻推门而进,陪着笑脸,十分恭敬地对曹锟总统大人,冯旅长让我问候您,看还需要什么办的?

曹锟大声嚷道:告诉你们旅长,我从没亏待过他,他冯焕章在河南受吴佩孚的气,到保定找我哭诉,是我把们调进北京的。来京后,军饷没处开支,我又想法给你们发饷。他冯焕章和吴佩孚不和,怎能迁怒于我呢?这样待我是不讲人情,你回去对他说,看今后他怎么带着你们在国内立足?

鹿钟麟忙谦和地总统不要生气,旅长对总统很好,他本人太忙,叫我好好伺候,劝总统不要着急。

曹锟听后气呼呼地叫冯焕章来见我,要不我就去见他!

鹿钟麟很客气地劝道:总统年过花甲之人,不要急坏了身子,旅长这几天确实很忙,等腾出空,他一定亲自来看望您老人家的。

曹锟扭过脸去不再说话。

15   冯玉祥官邸     日   内

鹿钟麟把这些一一写入报告,呈冯玉祥。

冯玉祥把鹿钟麟召去,厉声问:曹锟要逃跑,你知道吗?

鹿钟麟回答我已经注意到他这个苗头。

冯玉祥警告鹿钟麟曹锟要跑了,你拿头来见我。从今天起,除进出人员加强盘查外,不许汽车开进中南海,为防被曹家收买,看管的士兵要轮换。

鹿钟麟是!我决不会让他跑了!

16   冯玉祥行辕   日   内

冯玉祥:我们在孙岳、胡景翼的支持下取得了北京政变的成功。吴佩孚浮海南逃。我们还支持黄郛内阁

鹿钟麟:我们为北京政变立下功劳,但国民军却一直没钱发饷。

冯玉祥对王正廷王正廷,你这新上任的财政总长,总得给我想想办法呀!

王正廷唉,不瞒您说,旧财政部连职员的办公经费都没剩下,我这些天也正为这些浩大的资费发愁呢?

冯玉祥问不是说前内阁财长王克敏和总统府军需处长李彦青掌管财务大权积下不少油水吗?

王正廷别提这两个家伙了,他们平日克扣军饷,中饱私囊,王克敏花了2万银圆,讨了八大胡同陕西巷的“小阿凤”做小姨太。靠喝兵血养肥的李彦青,花了40万大洋在京城建了一所豪华住所,讨了几个小老婆……

冯玉祥愤慨地别说了,是时候了!就先拿他二人开刀!当年为领那批军械,他侵吞咱10万元的好处费,今天要他十倍吐出来!

冯玉祥扭头喝道:鹿钟麟,立即逮捕王克敏和李彦青!

鹿钟麟领令,匆匆而下。

17  街道一角

鹿钟麟率领一队士兵向敌人射击,双方发生了枪战,一些人死去,一些人逃脱,一些人被俘。

冯玉祥行辕

冯玉祥见鹿钟麟回来,急问:情况怎么样?

鹿钟麟:王克敏这兔崽子腿长跑得快,让他逃脱了,李彦青倒是抓住了,可他死不认帐。

冯玉祥:这些贪官污吏,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立即枪毙。

鹿钟麟:杀掉李彦青容易,可我们的军响还没有着落呀!

冯玉祥想了想说:曹锟的弟弟曹锐,被喻为京城的财神爷,我们应该到那里去弄军响。

18    北京延庆楼   日  内

鹿钟麟等来到延庆楼。

曹锟正闭目养神,听见有人进来,微微睁开眼,又闭上装睡。

鹿钟麟走近曹锟身边,在耳边小声总统,冯旅长派他们来,要请四爷过去聊聊。

曹锟一听生气地请他去干嘛,还是把我带走吧,要不拉出去杀了算了!

鹿钟麟旅长绝没这个意思,只让我们来请四爷过去,说完话就送四爷回来。

曹锟仍坚决不让去,并回去告诉你们旅长,我兄弟有病,陪我在这儿说说话,尽手足之情,有什么罪过我一人担着,完全与他无干。

二人又解释外面对四爷有些不好传言,旅长想当面问问,请四爷向旅长说明就回来。

曹锟又闭上眼不再理睬他们。

最后二人又如四爷坚持不去,我们回去也不好交代……

这时,门帘掀开,曹锐从里屋走了出来,我就是曹锐,各位来意我刚才都听清楚了,请稍等一下,我回房拿点东西就跟你们走。

曹锐转身回房穿上大衣出来。

曹锟欲拦,被四姨太刘凤伟拉开。

不一会儿,内屋传出一声惊叫。当家的啊!你怎么服毒自杀了啊!

曹锟放声大哭兄弟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曹锟一下子瘫痪在地上。

画外音曹锟的弟弟曹锐自杀后,曹锟一病不起,迁居到天津,彻底退出了中国的历史舞台。

19   京西天台山   日  外

冯玉祥背着手在院子大步走着。

李德全望着冯玉祥沉重的面孔,担心地焕章,听说中山先生已得了很重的肝病,我们去看看吧?

冯玉祥停了步子,转身望着李德全德全啊,现在北京已经成为段祺瑞和张作霖的天下,我没干好,愧对孙中山先生啊!见了面谈什么呢?我真是心情矛盾,坐立不安啊!夫人,中山先生是我请他北上的!一旦出现闪失,我冯玉祥无颜面对全国群众啊!要想尽一切办法挽救孙先生的生命。还是请你代表我,拿着我的亲笔信去看望孙先生吧!

李德全含泪点点头。

这时,女儿冯弗矜走了过来,拿出了一幅匾额,上面绣有“你是世上的光”,对父母让我随妈妈去吧!好当面把它献给孙伯伯。

20   铁狮子胡同行辕   日  内

孙中山在病榻上昏昏沉沉地睡着。

见李德全和冯理达进来,中山先生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李德全和冯理达向孙先生献上了匾额,又拿出冯玉祥的信给宋庆龄。

李德全先生,焕章让我和孙夫人一起顾料您……

孙中山吃力地谢谢焕章,谢谢!

他对着宋庆龄叮嘱道:庆龄,你把六千册《三民主义》和一千册《建国大纲》赠给焕章吧!我多么想见他一面啊!

李德全和宋庆龄的眼眶噙满了泪水。

弗矜轻轻转过头,伤心地啜泣着。

孙中山:我记得玉祥写过一首诗。他背了起来:

铁链捆缚全世球,人类无形已被囚。我生世界有何用?要为同胞争自由!拼命流血求解放,一往直前不回头。重层压迫均推倒,要使平等现五洲!

21    京西天台山   日  外

冯玉祥指示鹿钟麟钟麟,孙先生赠送的书《三民主义》和《建国大纲》到了吗?

鹿钟麟已经到了。

冯玉祥好!速发给国民军连长以上军官,人一册,要认真阅读。你告诉石敬亭,要把他作为军官教导团的必修课,由我和夫人亲自讲授。

22    军营教室里   日   内

教室中间挂着孙中山先生的画像。

李德全正在给端坐在课桌旁的士兵们讲课。

后面的黑板上写着:什么是三民主义?

士兵们聚精会神地听着。

23   军营训练场上   日   外

冯玉祥在召集的士兵队伍前讲课。

冯玉祥一手拿着《建国大纲》,一手挥动着各位弟兄!《建国大纲》是我们国民军的圣旨,别忘了,这是孙中山先生亲自送给我们的!中山先生正趟在病床上看我们读书呢。

画外音1925年1月23日,孙中山先生病情加重,26日入协和医院治疗,诊断为肝癌晚期。但手术已迟。中山先生弥留之际,他在遗嘱中“必须唤起民众,联合世界上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才能实现“中国自由平等之目的……现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仍需努力……”中山先生不幸去世后,苏共中央致唁电“孙中山的伟大事业将永远活在中国工人和农民的心中。”

24   北京西山碧云寺   日   内

臂挂黑纱的冯玉祥望着孙中山先生的遗容三鞠躬。

冯玉祥热泪满面地我敬仰先生二十余年,书信返也已经年,我最感激的是他这样的一位伟人去瞧得起我这个粗人。在张、段威逼我时,我一想到身后的孙先生就有了主心骨,跟着先生走,革命终会取得成功。不料先生北来,我竟不能亲自拜谒,这是我一生中的憾事,岂能不落泪呢?

25    军营训练场

冯玉祥率领的国民军全体官兵臂挂黑纱,齐挥右臂,高呼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白云蓝天。

苍山翠柏。

强烈的音乐声起,镜头落幅在孙中山先生慈祥庄严的遗像上。

 

26    33冯玉祥住宅  日  内

赵大富进门报告:报告督军,半夜里,一家店铺被两个强盗抢了

冯玉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叉开手指,死死摁在桌面上。

冯玉祥说:你,你再说一遍!

赵大富说:是!报告督军,半夜里,一家店铺被两个强盗抢了。

冯玉祥说:抢店铺?

赵大富说:是,是抢店铺。报告督军,强盗半夜敲门了,说是要买东西,可他们一进店门,就掏出手枪,把值钱的东西全拿走了。

冯玉祥说:这家铺子在什么地方?

赵大富说:报告督军,就再前面不远的大街上……

冯玉祥说:你报告就报告,少叫我几声督军好不好?

赵大富说:是。

冯玉祥说:不用报告了,去,把城防司令和军法处长给我叫来!

城防司令张治公和军法处长邓哲熙几乎是同时走进督军公署的。

进门时,张治公悄声问邓哲熙说:奇怪,出了抢案,理应唯我这城防司令是问,何必又拉上你这军法处长呢?

冯玉祥说:张治公、邓哲熙半夜里发生的抢案,你们知道了吗?

张治公和邓哲熙说:知道了。

冯玉祥阴沉着脸,踱到张治公面前说:光知道能行吗?你,城防司令,得马上给我破案!老百姓出钱出粮养我们,为的是让我们保护他们!现在可好,省城之内,督军公署门前,竟然也出了抢案,我们怎么有脸再吃老百姓的粮食?!

冯玉祥的目光转移到邓哲熙身上。

冯玉祥说:军法处长,我问问你,犯了失职的过失,应当如何处置?

张治公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排列再门边的漆着红色的军棍,不由得起了一身疙瘩。

邓哲熙也吃了一惊,头冒冷汗。

玉祥说:你快点儿说呀!

邓哲熙擦擦头上的汗,偷偷看了张治公一眼,吞吞吐吐地说:: 这个,失职,应该,应该处以监禁。

冯玉祥扭头叫赵大富说:那好,去,拿一副脚镣来!

张治公感激地冲军法处长使了一个眼色说:,慢声地说:无论如何,戴脚镣的滋味儿也比挨军棍好受些。

脚镣拿来了,金属的撞击声慢慢地停了下来。

城防司令面色苍白地叉开了双腿。

冯玉祥狠狠地瞪了赵大富一眼,指着自己的双脚,大声叫道:把脚镣拿我这儿来!给我钉上!

房间里的人都被这句话惊住了。

赵大富以为自己听错了,后退了一步,回头看了看城防司令和军法处长说:督军大人,您是说……

冯玉祥提高声音,用力捶了一下桌子,没好气地说:赵大富!你的耳朵是不是有毛病啊?要是有毛病,就赶快给我滚开,我这里不养聋子!你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给我钉!

城防司令和军法处长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慌忙挡住了手持脚镣的卫士。

张治公和邓哲熙说:千万不能这样啊,督军!

张治公神色大变,下意识地抓住了脚镣说:这脚镣应该给我钉,是我失职,督军,您惩罚我吧!

邓哲熙说:督军,把这脚镣给我钉上吧!

冯玉祥冷冷地说:你们不用抢,有你们钉的时候!现在,先给我钉。我是督军,理应先受处分!我限你们三天时间,抓到那几个凶犯,若是不然,(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军法处长)自有军法处置!

当赵大富在督军脚腕上钉好脚镣,他们再也抑制不住眼泪。

邓哲熙说:督军,求求你!您先把脚镣摘下,我们保证破案。要不然,我们给你立下军令状,抓不到凶犯,就提头来见您!

冯玉祥说:少废话,无论地位高低,触犯军法,决不能轻饶,督军也是一样。我用不着你们为我求情!抓不到犯人,这副脚镣就不能离开我的双脚!

张治公和邓哲熙对望了一眼,转过身子,再也说不出话来,慌慌张张地跑出督军公署。

27   冯玉祥住宅  日  内

冯玉祥仍带着脚链,站在大厅里等候。

墙壁上的挂钟嘀哒嘀哒地走着。

冯玉祥赵大富,有多长时间啦?

赵大富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三个多小时吧!

正在这时,张治公和邓哲熙在门外大叫冯督军,犯人抓住了!

说着,两人急急忙忙冲进来。

冯玉祥人呢?怎么回事?

张治公人已经抓到城防司令部正在严审。看样子好像是个惯犯,交待说以前当过土匪……。

邓哲熙手抓钥匙,几乎扑到冯玉祥脚下。

两人异口同声快解开脚链吧?

冯玉祥笑呵呵地抬起一只脚下次就轮到你们了…哈哈哈哈!              (第五集完)

作者:张进军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bet36最新体育备用网址_bet36体育在线台湾_bet36官方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