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最新体育备用网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回忆赵熙老师//泸州 杜录林

时间:2018-04-27 23:39:52 点击:

  核心提示:赵熙老师与我们一起上灶的时光杜录林一时间过的真快,那时候,不想再沾染文化文学文艺那些高深的事,觉得太没意思了,一日三餐,上班下班,何必那样呢,写什么长篇短篇大论,好好活着岂不更好,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事,文学也罢,文化也罢,爱而已,不爱了,就像陕西的皮影戏,活着像京剧,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爱好呢,北京人就...

赵熙老师与我们一起上灶的时光

杜录林

时间过的真快,那时候,不想再沾染文化文学文艺那些高深的事,觉得太没意思了,一日三餐,上班下班,何必那样呢,写什么长篇短篇大论,好好活着岂不更好,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事,文学也罢,文化也罢,爱而已,不爱了,就像陕西的皮影戏,活着像京剧,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爱好呢,北京人就不爱听陕西的戏,陕西人一听见京剧,把碗一扔,这是驴叫唤吗,还是鬼叫唤,个人都有所爱,彼此都不尊重了,始皇帝的做法了,谁也不要说谁欠谁的,把全国之兵全部交给王翦父子,一句话,社会既然成了这么个样子,你们父子两个人看着办去吧,我害怕及早的死了,要寻找一种不死之药,从天水到凤翔,再到咸阳,始皇帝累了,文靠李斯,武靠王翦父子,就是这么个秦人的光景,你们看着办吧。从昆仑山到渭南,能人多的是,所以始皇帝将江山交给了渭南人,好像知道宝鸡咸阳人的鬼子怂式子,秦人,起于蒲苇,归于蒲城,在西北文化历史上,做了一个圆满的结束。

 赵熙老师就是东府人,自称蒲人,90年挂职太白县委副书记,主要以写作为主,包括我以及当时的机关人农民,大都不把作家当一回事,就是天天吃饭,谁知道人家作家干啥呢,很神秘的职业,也是很神圣的职业,敬而远之而已。天天吃饭,就那么个样子,挂职的事情,大都与地方上的大大小小实际事情关系不大,所以说,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大都没有啥实际利益上的关系,印象当中就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穿那么一个当时农村很流行的灰色迪卡上衣,吃起饭来也好像跟一个农民一样,不紧不慢,嘻嘻的臊子面,也爱吃。

很平淡的一个老人,我也当时是属于苟家滩上来的人,俗人看人低,势力的很,一是,我学文学厌倦了,书把人看的累死了,远离文人,远离文明,哪怕就是点灯熬油下乡去,就是县委灶上的黑红色的饭桌,吃完以后走人,谁知道人家是陕西省作协的党组书记呢,而且还是省作协的副主席呢,就是天天吃饭的一个渭南老人,话语能听来的,与宝鸡人明显的说法不一样,生硬的很。但是,赵熙老师的东府话很温柔,我当时只是偶尔听听,吃完了,自行车一骑,胡求逛,赵老师就回到官员楼了,我们是消磨光阴,,人活人就是那么个样子,没有多大联系的人,大都没有多少友谊。你活你的人,我活我的人,基本情况大致如此。

赵书记临走的时候,小说《狼坝》没有写完,我们很感激这么一个时光,也是这么一个缘分,拿着自己的饭票吃饭,那么一种机关灶的回忆,现在已经没有了,只能打开赵熙老师的小说看一下,算作那么一场美妙的睡梦了,其实当时陕西作协那些文学东征将士大都在各县区挂职,《狼坝》一书,没有亏欠太白人,给太白人带来了一种写作文明,也是一种生活文明,遗憾的是当时,社会很忙碌,人生很匆忙,把一个闲人就当闲人对待了,单位领导也很随意的,你跟大作家一起吃饭上灶,一个下乡稿子都写不好,学历大的争了怂,我看你这些大学生莲个怂都弄不了,也是席间酒话,没必要论理,文学文明与公文是有区别的,公文是抄袭,文学的大忌,南辕北辙吗,公文是忌讳创造,文学贵在创造,一来一往的,再说了,赵熙老师与我的领导头发都白了,年轻人,不必要辩论,都是写家,一个是50年代大学生,一个是省上派来的挂职大作家,好像换有一个不服气一个,没有必要,周郎气短,赵主席仍然活着,快30年了,太白还是太白,好多人都已经不在了,也是培养了太白的大作家的,比如诗人白麟,,还有一个乾县的牛眼睛娃,爱艺术的人,除过了巴尔扎克莎士比亚雨果,其他大都怕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吧。那么一种气氛,不会再有了。陕西的大作家都下去了,现在也来了几个挂职的人,让人一看觉得没意思。也谈过写作,而且还是通过第三者谈写作课题项目,很渺茫的,觉得实在是无话可谈,双方都是那样的。后面人家大都是忙像青木川那么一种意境,常人达不到,何必庸人自扰呢。不如闲了翻一番赵熙老师的《狼坝》,那一年我去狼坝住了半年的队,那么一种竹园,热浪,油菜花,陕南的腊肉,流水,清的呀,鱼都能看见,红区的老风景,好像看见了太白酒的狼坝人家。

《狼坝》是赵熙老师的名作,写的是太白的风景,长篇小说,篇幅比《白鹿原》大,有明人文人之遗风,着之名着,藏之南山,有待后人吧,写出来了,放哪去,不求与人待价而沽,但是《龙华山游记》一碑,足以记载于太白的风雨之中。富贵于平淡之中产生,君子,如当蒲人,赵熙老师就是那样的人,像蒲城的汉子,广阔而远大,平淡又传奇,朴实又浪漫,与当时陕西文学辉煌时代的黄河激流一样,闪过了陕西文学的黄河气势与太白山的清冷,走过了那么一个文学的传奇岁月,回忆起来,那时候,县委的大灶,与赵熙老师是那么一种走近的感觉,暗红色的饭桌,一树梨花,正是如今开放,多么好的流水岁月,已经随着陈老师路遥等等的挂职岁月结束了,不可能再有了。因为呀,博物馆的东西永远复制不了当时的人文气氛。几十年前赵熙老师的仙风道骨,现在好多人见都没有见过,就像《狼坝》一样,风过白鹿原,漫卷西狼坝。


【赵熙,陕西着名作家,书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党组书记,太白县委副书记,在太白生活期间创作了《女儿河》,《狼坝》,等作品,】

 


作者:杜录林 录入:杜录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bet36最新体育备用网址_bet36体育在线台湾_bet36官方网址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